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维空间

VITA BREVIS; ARS LONGA.

 
 
 

日志

 
 

史蒂文·特雷西教授来汉做诗歌讲座  

2009-10-27 09:19:29|  分类: 百川入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论非洲裔美国社会的英雄气概在斯特林·A·布朗诗歌中的体现

 

20091016上午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迎来了美国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史蒂文·特雷西(Steven C. Tracy)教授来我院讲学。特雷西教授是非洲裔美国文学研究专家,同时也是歌唱家,口琴演奏家,著有《兰斯顿·休斯与布鲁士》、《走向辛辛那提:女王之城的布鲁士历史》、《布鲁士掠影》等专著,曾任18卷本《兰斯顿·休斯文集》总主编之一,并编辑《休斯全集》第12卷以及《兰斯顿·休斯历史指南》、《拉尔夫·埃里森历史指南》(牛津大学出版社)等,他还与自己的乐队和其他乐队合作演奏、录制众多音乐作品。特雷西教授此次讲座题目是:“击出复节奏、飞掷切分音:非洲裔美国社会的英雄气概在斯特林·A·布朗诗歌中的体现(Punching the Polyrhythms and Slinging the Syncopation: Manifestations of the Heroic in the African American Community in Poetry by Sterling A. Brown)

本次讲座由外国语学院博士研究生导师罗良功教授主持。罗教授对特雷西教授来汉讲学表示欢迎,并对他的学术经历作了热情介绍。鉴于本次讲座涉及的美国黑人诗人斯特林·A·布朗(Sterling A. Brown)不为广大中国学者熟悉,罗教授特地介绍了布朗的主要艺术成就和艺术风格。罗教授说,布朗是在哈雷文艺复兴晚期走进文坛的美国著名黑人文学评论家、诗人、学者,与兰斯顿·休斯一样在20世纪非洲裔美国文学有显著的地位,其影响在1960年代黑人艺术运动期间尤为突出。他的诗歌受到爵士乐、布鲁士音乐、劳动号子和灵歌的影响。他同兰斯顿·休斯一样表现出对美国种族的关切,但是他们之间的不同点在于兰斯顿·休斯更注重非洲裔美国人的城市生活,而布朗更重视表现美国南方黑人乡村生活。他的两部最重要的作品是Southern Road (1932)The Last Ride of Wild Bill (1975)特雷西教授这次讲座探讨的话题正是斯特林·A·布朗在诗歌中如何借助美国黑人音乐来表现非洲裔美国社会的英雄气概。  

特雷西教授用口琴演奏了几个不同风格的音乐片段,以此开始了这次讲座,并由此切入到布朗的诗歌创作与美国黑人音乐家创作和黑人音乐传统之间的联系。布朗与其他非洲裔诗人和音乐家一样,希望在自己的诗歌中歌颂属于他们的社会群体中的普通人物或底层人民,歌颂他们的集体力量以及他们在逆境中所表现出来的坚忍不拔和坚强毅力。特雷西教授以布朗的两首诗 “Strange Legacies” “Odyssey of Big Boy”为例,阐释了“英雄气概”在美国黑人社会中的独特表现形式和内涵、黑人音乐表现这种英雄气概的手段、布朗的诗歌借助于黑人音乐来表现黑人民族英雄气概的策略和技巧。“Strange Legacies”这首诗中涉及到的三种人物形象,即Jack JohnsonJohn Henry、无数无名的贫苦夫妇,他们都是英雄。从全诗看,这三者不是按照时间顺序出现的,但是他们之间是一脉相承的关系,他们分别代表了非洲裔美国人历史上的英雄、传说中的英雄、生活中的无名英雄。Jack Johnson是非常著名的黑人拳击手,他在当时的拳击擂台上可谓是所向披靡,无人能敌,他也因此招致白人拳击手的嫉恨。他面对不仅是白人对手,更是整个歧视黑人的整个美国白人社会。在与整个美国社会的对峙中,Jack Johnson在他的拳击舞台上坚持奋战,直到最后倒下,成为非洲裔美国人的英雄。John Henry是非洲裔美国民众传说中的人物,他是铁路上锤钢钉的工人,他不相信其他人所说的机械锤钢钉会快过人,他相信人的力量肯定会胜过机械的力量。因此,他与机器比赛锤钢钉,最后他赢了机器,却不幸倒在了赛场。但是他这种对人的力量的信任,敢于向否定人的事物提出挑战,使人们对他不由产生敬佩之情,也成为非洲裔美国人的英雄。这首诗的末尾讲的是处于社会底层、经常被人忽略的一些无名英雄。他们的生活困苦,只能靠微薄的收入维持度日,并且负债一天天增加,但是他们从不言放弃,相信只要更加努力去尝试,生活一定会好起来。这也是一种英雄主义的精神。特雷西教授指出,美国黑人民族在严酷的外部压力之下面对长期的苦难生活所表现出来的英雄气概尤其特殊的形式和内涵,布朗深刻地认识到黑人音乐独特的技法和策略对于表现这种英雄气概的意义,并在诗歌中加以吸收和利用。

特雷西教授认为,布朗在这两首诗里精心运用布鲁士音乐传统元素来表现和强化美国黑人民族的英雄气概。布鲁士音乐无论在表现形式还是在内容上都与欧洲传统音乐大相径庭。布鲁士音乐源起于美国南方种植园黑人奴隶的劳动号子,听似哀伤,但实际上却表现了黑人对生活的抗争与希冀,这种音乐的基调其实是积极向上的。布朗在诗歌中不仅借用了布鲁士音乐中的形式,更重要的是,他希望表现出这种音乐形式的灵魂。例如,如何让乐器呻吟和哀嚎的感情,而不仅仅只是弹奏乐器。就像兰斯顿休斯在他的早期诗歌《疲靡的布鲁士》(“The Weary Blues”)中写道的“他让那台可怜的钢琴呻吟,奏出悦耳的旋律”(“He made that poor piano moan with melody”)一样。虽然在欧洲古典音乐传统中,这些都是毫无意义的荒诞之语音,但是对于黑人民族却有着独特的外界难以理解的意义。非洲裔美国音乐也加入了很多模仿生活的元素,用到一些非乐器本身的音乐元素。他们的音乐不是只有一个节奏,而是尝试演奏复节奏,以同时传达不同的意义。例如,在演奏乐器时通过吹气、喷口水、用脚轻打拍子,甚至用到身体自然发出的声音如打嗝等,来产生复合节奏。他们认同自己身体发出的声音,认为这些声音同自己的音乐是一个整体,并且能综合形成自己的音乐风格。就像惠特曼诗歌中提到的“we need to accept our bodies in the way our bodies play things”。布朗的诗歌中还巧妙运用切分音(syncopation)来表达意义。切分音是美国黑人音乐广泛使用的一个显著元素,这与他们音乐传统中的即兴表演是紧密相连。正统的古典音乐里很强调每一个节拍,每一个音符的准确性,但是切分音却不循规蹈矩,通过让人们期待之中的音符突然缺席或跳开,让人始料不及,使人在期待失落之余能够深思和充满惊喜。这种手段既是美国黑人音乐充满对欧洲传统音乐的反叛,也有助于强化美国黑人民族的英雄主义的表现。布朗的这两首诗将黑人音乐形式融入其中,典型地反映了诗人对于黑人音乐和黑人生活的准确把握。

特雷西教授在讲座中不时地用口琴演奏音乐。大家在特雷西教授精妙的演奏和讲解中加深了对于美国黑人音乐的理解,领略到了布朗诗歌运用黑人音乐建构意义的精要。正如罗良功教授在总结讲座时所说的,美国黑人的特殊历史赋予其文化和艺术以鲜明的独特性,但是黑人文学不仅属于一个民族,而且因其以民族作为提喻所蕴含的普世价值而属于整个人类。因此,特雷西教授的讲座赢得满堂掌声时,无疑可以理解为,布朗的诗歌及其承载的黑人音乐所蕴含的普世意义在美国黑人民族之外得到回应和认同。

 

                                          (作者:马媛)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