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维空间

VITA BREVIS; ARS LONGA.

 
 
 

日志

 
 

如何解读艾丽斯·门罗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2013-11-09 09:00:52|  分类: 独乐众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良功

20131010日,诺贝尔文学奖揭晓,82岁的加拿大女作家艾丽丝?门罗荣摘金桂,这位曾获2009年马恩?布克国际终身成就奖、且三度荣获加拿大总督文学奖的短篇小说作家成功走出英语文学圈,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门罗第一部传记的作者、美国学者罗伯特撒克教授在传记中把门罗的生平分为三个阶段,即:发表第一篇作品之前的岁月(1931-1949年);1949-1980年,这一阶段正如撒克的标题“成为门罗”所暗示的,是门罗作为作家的成长阶段;第三阶段是1980年以后,撒克以“作为门罗”为标题,认为这是作家门罗的成熟期和丰收期。这一分期准确地反映了门罗文学生涯的基本特征。门罗1931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个农庄,父亲是狐狸和水貂养殖工人,母亲是小学教师。门罗少年时期开始写作,19岁就读于西安大略大学英语与新闻系时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影子的多个维度》,次年退学,嫁给了同学詹姆斯?门罗,随夫移居西温哥华,十二年后再迁居至维多利亚,在那里夫妻二人开办了“门罗书店”,至今营业。门罗婚后育有三个孩子,照看孩子之余坚持写作短篇,1968年,她终于出版了平生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快乐影子舞》,竟然给她带来了一份惊喜——加拿大最高文学奖“总督奖”。三年后,门罗再接再厉,出版了她的第二部作品《姑娘和妇女们的生活》,再次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这部作品由多个相互关联的故事组成,被部分学者视为类似于舍伍德?安德森《小镇畸人》的长篇小说,这是门罗毕生创作的唯一的近似长篇小说的作品。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门罗广泛游历,访问了欧洲、澳大利亚和中国,此后进入文学高产期,平均四年一部短篇小说集,包括《我年轻时的朋友》、《一个好女人的爱情》、《逃离》、《洛克堡的风景》、《太多幸福》等,其中她于1986年出版的《爱的进程》为她第三次赢得总督文学奖。

门罗的作品多以她生活的小镇为背景,男性人物都是普通人,女性人物性格显得更加复杂,许多人物身上体现了悠久的当地传统风俗,赋予作品明显的加拿大南部乡村风情,被认为是“南部安大略哥特文学”的典范之作。学界有人据此发掘门罗与福克纳、奥康纳等美国南方文学代表人物进行比较。门罗的作品体现了对女性,特别是日常生活中的女性的强烈关注。她的早期作品常常表现少女在成年与对生活环境妥协两者之间的两难处境,《仇恨、友谊、觅爱、婚姻》和《逃离》等后期作品(尤其是21世纪之初的作品)中,她的关注点转向了中年妇女、独身妇女和老年妇女。她在作品中常常通过人物对生活中某些事件的顿悟来表现女性对复杂生活的体验和感受,通过将嘲讽与严肃结合、将荒诞与平凡结合来表现生活“尖厉而快乐的愤怒”。这成为门罗作品的一个重要艺术特点。撒克教授认为门罗纯熟地运用这些艺术策略,就是要“毫不费力地轻松地唤醒生活”,并成功地以看似不经意的方式揭示了人类生存的复杂性。

这些主题和富有特色的艺术风格成就了门罗,也成就了短篇小说这个独特的文学体裁。诺贝尔颁奖辞作出了这样的明确表达:此次大奖是办法给艾丽斯?门罗这位“当代短篇小说大师”(Master of Short Stories)的。这无疑是对门罗的作品的肯定,同时也高度认可了门罗对于作为一个文学体裁的短篇小说发展的贡献。首先,门罗的作品融合了现代短篇小说传统,串联起20世纪现代短篇小说发展史上的诸多高峰。小说家奥奇克曾评价门罗是“我们的契科夫”、“英语文学的契科夫”,从另一个角度肯定了门罗表现自己的文学个性和创造性的同时对现代短篇小说传统的继承。门罗与契科夫一样,作品的情节退居次要地位,主要是依靠瞬间的顿悟、精准微妙而富有启示性的细节来表现主题;契科夫的作品常常充满时间的挫败感,困扰于无法阻止时间流动的无能为力,门罗的作品也充斥了这种失败感,不同的是她常常通过爱情与工作两方面的失败来激发生活的挫败感。当短篇小说家雷蒙德?卡佛以其对下层民众日常生活的关注和极简主义风格为美国短篇小说在20世纪中后期的复兴作出了巨大贡献,门罗延续了卡佛关注底层民生的传统,以社会下层女性视角书写当代人类生存状态,以易于引发读者(特别是普通读者)高度共鸣的艺术手法和题材,使短篇小说进一步为读者和社会所接受。

其次,门罗以其毕生之力专注于短篇小说的创作,表现出对这一文体的巨大信心。她曾坦言,早期写短篇小说只是练笔,为创作长篇小说做准备;同时写短篇也是出于生活的无奈,因为她的时间大部分得用于照顾孩子和操持家务。但后来她发现短篇小说也有其独特的长篇小说所不具有的魅力和优势,她开始专注于短篇创作,呼应了现实生活对短篇小说的需要。同时她也深知,短篇小说的劣势在于有限的篇幅,而克服这种劣势的有效之道在于最大程度上释放艺术技巧,这进一步促进了她的作品在艺术上的精进。英国《泰晤士报》评论说:“门罗将自己的文学生涯投入到短篇小说之中,读她的作品,很难想到人类为什么还发明了长篇小说。”这是对门罗短篇小说艺术的高度肯定,同时也是对短篇小说作为一种艺术体裁的肯定。英国BBC全国短篇小说奖得主莎拉霍尔在日前呼应了门罗对短篇小说的执着:“(短篇小说)极难创作和产生效果。最好的短篇小说能够激发读者潜在的感知——不安、觉醒、喜乐、恐惧。在某种意义上,它们比长篇小说更有力量、更让人铭记”。

门罗是加拿大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也是世界上第十三位获此殊荣的女作家,对于加拿大文学、特别是加拿大女性文学具有重要意义。长期以来,加拿大文学并没有受到国际学术界应有的关注,加拿大女性文学更是被边缘化,即便在加拿大国内也是如此。著名女作家阿特伍德在日前在《卫报》撰文,高度肯定门罗获得诺奖的对于加拿大女性文学的意义。她在文中指出,加拿大女性作家常常是加拿大文化社会里的隐形人,不为关注和重视,门罗顽强并且策略地从男性主导的文学夹缝中走出来,并且借助于作品中充满尴尬和失败的女性形象,隐喻性地记录了女性作家和女性文学的成长之路。阿特伍德多次以“我们”来凸显门罗对包括阿特伍德在内的女性作家的代表性。在这一意义上,门罗的获奖也进一步彰显了加拿大女性文学的整体崛起。

在这一语境下,门罗的获奖无疑也将她本人、加拿大女性文、乃至加拿大文学突出地置于世界学术焦点。在北美和英国,门罗已经成为一位学术界关注和研究的重要人物,撒克教授用三十年的时间对门罗展开追踪研究并得到了门罗本人的支持,并写成长达600余页的第一部门罗传记,努力揭示门罗的生活经历如何参与其文学创作,为后来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美国布鲁姆将门罗纳入经典作家之列,编辑了门罗论文集;此外还出版了几部研究专著。总体而言,欧美学术界在门罗研究方面已经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门罗曾经于20世纪80年代访问过中国,中国学术界从2000年前后才开始关注和介绍,至今翻译出版门罗小说集1部,发表30余篇论文和1篇博士论文,但多为介绍,有深度的学术论文寥寥无几。例如,《外国文学研究》(中国大陆唯一被国际权威学术数据库A&HCI收录期刊)在门罗获奖之前一个多月刊发的题为“从艾丽丝?门罗看加拿大文学”的学术专访,探讨了门罗小说的叙述技巧、地域母题及艺术美学等问题以及门罗与加拿大安大略传统和美国文学的关系,为中国学术界提供了一个深入认识这位新科诺奖得主的重要文献。但总体而言,中国学界对于这位在欧美已经声誉鹊起的女作家进入中国学术界还没有充分的准备。鉴于美国女作家托妮?莫里森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前后中国学术界从鲜有关注到研究扎堆的现象,中国学术界有必要冷静对待门罗这位新科诺奖得主,合理分配资源,加强创新意识;同时,文学研究应该回到其本职,不为作家个体的荣誉左右,而以探寻价值客观批评为旨归。

(本文修改后在《人民政协报》2013年10月21日读书版发表。http://epaper.rmzxb.com.cn/2013/20131021/t20131021_518712.htm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