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维空间

VITA BREVIS; ARS LONGA.

 
 
 

日志

 
 

6月20日比较文学研讨会纪要  

2013-06-21 16:23:04|  分类: 如琢如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士艳

620日下午3:30-6:20,外国语学院文学方向2011级研究生与部分翻译方向研究生在3318参与了比较文学研讨会。本次研讨会由外国语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罗良功教授主持。会议伊始,罗老师总结了本学期的课程安排及学生的学习情况。接着,老师专门针对本学期比较文学的学习做了总结,要求与会学生说明自己本学期学习比较文学的心得、体会、提高和收获。

王娜告诉大家,自己以前一直认为比较文学抽象高深,现在学习了该门课程之后觉得它不是那么高深,但是目前自己只是停留在为比较而比较的层次上。针对王娜的问题,罗老师指出,比较文学是为了发现共同点和差异性,比较的点可以更细一些,要形成比较视野和比较意识;核心在于对于相关作家、作品、文学现象和理论的理解,形成一个新的视角,将比较文学研究方法与其他文学理论结合;比较文学是服务性的,必须与别的理论与文本结合,比如,可以将马克·吐温的作品放在中国的环境中讨论;关注文学作品在跨文化环境中的传播、影响和结果;我们应该把自己作为中国读者的经历融入阅读之中。罗老师还同意一些学者关于“外国文学就是比较文学”的说法,告诫大家要发挥自己作为中国人的优势,从大的学科建设到具体作家的解读都一定要有跨文化的视野。对于王娜的“外语学院的比较文学研究比不上文学院的研究”的说法,罗老师指出,文学院的研究者更多地是对于中译本外国文学做比较。但是对于某些文学文类和文化方面的研究,我们则更有优势。我们有语言优势,但是理论方面比较薄弱。比较文学提供一种方法视角,最终还是落实到具体的文本和文化。外语学院的课程体系设置导致学生缺乏思辨能力,学生自己应提高这方面的素养。从长远来讲,我们的优势大于他们。文学研究是一个积累的过程。知识必须转化成一种能力,一种意识。我们要让自己的知识积累酝酿发酵。针对王娜提出的是否有中国学派的疑问,罗老师指出,中国的比较文学理论有中国思想,但是缺乏灵魂,所以目前只是一种理想。

柳昱在总结了自己的比较文学学习体会之后,提出这样一个疑问:文学比较和比较文学应如何具体区分?针对这一问题,罗老师指出,比较文学强调不同文化之间的文学作品的比较。强调不同文化。我们不必过多关注什么是比较文学,而应该对于相关作家的思想进行梳理。我们的目标在于运用这种视角,探讨处理不同作家和文化之间的关系。他还指出,很多期刊上的比较文学研究的文章都是比较浅显的,都是从最简单的比较入手。我们应该由浅层到深层,通过比较达到某种目标,以确定自己的研究是否有价值。他还指出,影响研究的困难在于很多东西是没有办法考证的,史实与事实还是有区别的,很多史实还是想像的。

陈思指出,既然“外国文学就是比较文学”,那么研究外国文学是否意味着就是研究比较文学了?罗老师认为,一般来说,比较文学研究需要有意识的做一些比较的研究,但是不一定非要进行两个作品的比较。比较文学主要考察文学文本在另外一个文化中的接受,考察文本背后的文化因素等等。完全脱离文本的阅读是空谈,要从文学文本出发。任何一个学术问题研究时一定要有一个切入的角度。读者在阅读时肯定会融入读者本身的文化。外国教授的课本来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新的视角,不要用一种套路去适用自己的研究。很多的东西积累起来只是作为一种可能性的角度。

邹天雨谈论了自己对于不同学派的认识,认为比较文学就是将不同文学作品放在比较平等的层次上探讨,比较文学可以促进全球文化的平等。针对这一体会,罗老师指出,比较文学就是为世界文化寻求一种出路。如郭敬明和韩寒虽然不是主流文学,但是却扩大了读者的视野。但是一旦将旁门左道的技巧上升到全球瞩目的程度,就可以帮助它们弱小走上前台、从边缘走上主流。如庞德、叶芝。当作家间形成相互呼应时,就成为了所谓的主流。再如现代主义,惠特曼也为现代主义的开创者,但是一开始备受诟病,只有艾默生力挺他。美国很多少数族裔的创作也是以一种不入主流的方式进入文本研究之中。所以,我们应该关注边缘文化对于主流文化和文学的影响,关注边缘如何进入主流文学之中。康拉德作为波兰作家,没有英国文化教育。文化身份的无根性使他具有更多的创作自由。奈保尔出生于加勒比海,祖籍印度,留学英国,也是一种无根性(rootlessness)的表现,所以讨论奈保尔也就是在讨论其背后的文化。邹天雨通过观察和阅读,提出这样的疑问:很多重要学者做影响研究,这是否一种趋势?罗老师认为,文学研究不论趋势。影响研究本身强调实证研究、考古性。但是中国学者难以找到史实资料。平行研究也并不意味着为比较而比较。

张晨总结了自己在Elizabeth Eck教授的课堂上的心得体会,感受最深的便是Eck教授对于中国微型小说的讲解。罗老师指出,从比较文学的角度,我们可以拿某一类的微型小说与同类的国外小说相比,也可以就某一类主题的作品进行比较。通过比较文学我们也应反思自己的知识结构,不仅要看外国作品和理论,也应关注中国作品和理论,否则不能形成以中国平衡。

张泉认为自己在分析文本背后的哲学美学等内在原因和分析语言特点时很难做到两方面的平衡。罗老师建议他不能只专注于高层研究,要从文学现象入手,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再经受其它现象的检验,这样才不会脱离实际、虚无缥缈。文学的独特性在于似是而非。

俞凤指出,自己在学习比较文学之前比较排斥文学与其他学科领域的交差,但是现在觉得各个学科之间是有关系的。虽然文学与艺术之间有关系,但是这种关系是否是一种“自然联系”(natural affinities罗老师认为,各种学科都是人类用来表达自己的形式,用一种比喻性的形式策略性地表达自己,而非直接的表达,而是策略性的表达生活体验。

崔桃觉得比较文学的最终落脚点在于某个作家的思想、态度、作品背后隐藏的历史、哲学、美学的差异。罗老师指出,比较文学的最终目的在于帮助我们认识全人类文学的差异性和共同的东西,以及各种要素如何相处。我们要更多地思考一些微观问题,立足点一定要高,期望达到的目的一定要超越现象,达到哲学美学的层次。

甘士艳说自己想通过比较中美两篇小说《国王的人马》和《沧浪之水》中的权利主题探讨中美权利文化的异同,并请老师和各位同学批评自己的研究思路。罗老师指出,这两个文本没有太大的可比性。两部小说可能都涉及到权利的探讨,但是中美关于权利的认识本身就不一样,时代、地域不同,没有可比性,也没有太大的比较的必要。假如《沧浪之水》受到《国王的人马》的影响,最终应落脚到如何影响,而影响还分为正面影响和负面影响。针对罗老师的评价,王娜提出这样的疑问,可比性的基础在于什么?对于平行研究中的“可比性”怎样理解?罗老师认为,可比性的基础一方面在于同中求异(有很多相同之处、但是本质不同)。另一方面在于异中求同(表面极为不同,但是表现的本质相同)。

冉艾妮觉得比较文学扩大了我们的视野。但是她又指出,有差异必有等级,比较文学起点和终点都应为平等,但是感觉这一点太过理想化,希望大家帮助区分比较文学和比较文化。罗老师指出,任何研究都通向人类文化的阶梯。比较文学可以促成文化之间的相互理解和相互尊重。有差异就有个性,有权力才有等级。通过比较文学我们发现的是一种本质性的差异。比较文学让我们认识到文学、文化互补和相互借鉴的可能性。文化塑造文学并通过文学得以传承,两者不是母子关系,而是交流关系。文化通过文学作品传承。文学通过文化上升为一个族群。在不同作品的解读中不要把文学作品泛文化化。通过文学达到教化的功能,使人通过理性就可以自我约束。

彭能远提出自己对于杰瑞·沃德(Jerry Ward)教授的读者接受论的看法。罗老师指出,作家内心深处的读者群与现实的读者群不可能是一致的。杰瑞·沃德强调社会公共性。文学作品仅有社会功能和文学作品仅作为审美体验这两种说法并不矛盾。文学作品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莫言说,文化最大的力量可能在于它没有力量。文学的力量在于如何去运用这种力量。美并非纯粹的存在,与外在很多的方面都是依赖性的。审美体验本身就是一种多层面多角度的体验。关于彭能远的“文学的意义更多的在于对于想象力的激发”这一看法,罗老师指出,文学不是一种科学,而是一种心灵启发,启发我们的创作。不是真理,但是带着我们接近真理。文学有自己独特的存在方式和价值,不是某个人本身,而是某个人通过创作来达到某种效果。关于理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任何理论,都是我们阶段性认知的总结,不是真理,但是在我们摸索真理的过程中留下了具有启示性的意义,可以开启我们的智慧。不能当做真理一样膜拜。每个人都是一个理论家,而非理论的消费者。作为理论家可以取舍别人的理论,并融入自己的理解。我们可以选择性的借用别人的理论,而要把别人的理论化为自己的独立的学术论断。很多文章一开始就谈理论框架,事实上是不对的。谁的理论有帮助就用谁的。但是并非诋毁理论,而是保持自己学术身份的独立性。建构性地利用理论。我们自己要有理论意识。自己甚至可以建立自己的理论,符合逻辑即可。如果只是对于事实的罗列,而不加以抽象和建构,那是没有意义的。

程昕提及Elizabeth Eck教授将文本和文化比喻成城邦,将读者比喻成旅行者。读者对陌生神秘的文本的向往,或者解释某些边缘文化获得主流重视。而读者由心中的城邦,走向其他不同的文化,也造就了许多伟大的文学作品。文化的“无根性”和“多元性”正反映了跨国作家对不同的城邦的深刻理解。罗老师评价道,文学研究涉及到的都是知识分子面对世界的认知过程的变化,知识能力可以迁移到很多方面。以上例子也是一种迁移。盲人摸象未尝不是好事,可以帮我们从不同的角度入手,迁移到不同的方面。

崔恩昊指出比较文学无论采用什么名称,都在谈论的“我们是谁?”(Who are we?)这一问题。并且指出,比较文化有两种可能性:一为理论范畴的对话,一为文本与历史的对话。罗老师认为,比较文学发展的方向本身就是多元的。我们现在对于比较文学的理解与以往的理解有所不同。关于对话性的问题,他指出,传统理论对于文学文本的解读,形成一种的对话。研究不同作家也是一种对话。比较文学不一定非要强调不同文化、不同国家的作品,同一个国家的不同文化之间也是一种比较。这也让我们看到了多大程度上才是文化。曹顺庆提出“比较文明研究”。但是“文明”这一概念太大。

吕捷提及《二十一世纪比较文学反思》宣告比较文学的死亡,认为比较文学和翻译都不应该看做学科,而应该看做方法,觉得比较文学可能并非独立的学科,但是很大程度上已经跨越了以前的范畴,延伸为以文学为载体的文化的比较。整个文学世界已经不再是某个国家的文学,而是变成了多元的,让文学的视野大大开阔。她觉得比较文学大有可为。罗老师赞同了她的看法,并且指出,将翻译研究建成一级学科完全是脱离实际的。他反对国内学科在设置时把翻译专业设置为独立的学科。翻译不只是技能。翻译研究已经从技巧的研究上升到翻译文化的研究。把翻译不仅看成语言之间的转换,而是看成文化之间的交流。翻译从广义上说还是属于文学的范畴。《译者的登场》过于强调译者的创造性。这是不对的,可能只是为了反驳而反驳。

最后,罗老师对本次研讨会做了总结和评价,并提出最近一段时间的任务。他告诫我们,在面对各种理论时,一定要有自己的个性以突显自己的学术地位。中国对于理论的译介有两个倾向:过于拔高、神圣化;对于西方理论赞美的声音远远多于批判的声音。新的、不一样的不一定就是好的。我们自学术研究中容易过于偏信,失去自己的判断。我们要有理论意识,但是也要有批判理论的意识。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